4万买的房子升值到400万,温哥华这对夫妻却为此发愁!


最近,一对来自温哥华的肯特夫妇(Kent)很烦恼,他们在上世纪70年代购买的一套三室独立住宅,如今估价为原价的100倍,从4万元增值至400多万元。这放普通人身上不是应该高兴坏了吗,这对夫妇还烦恼什么?

烦恼源于物业税

肯特太太表示,她和丈夫的烦恼来源于卑诗省政府今年的一项政策,从2019年起,卑诗省将对房屋价值在300万至400万的豪宅征收0.2%的学校税,价值400万以上的税率为0.4%,也就是说,这意味着肯特夫妇每年的物业税要多出2000元。

肯特夫妇表示“我们买房的时候并没有把它当作赚钱的资产,而是把它视为一个家,我们在这里养儿育女,现在孙辈们都读大学了,我们还准备在这里养育曾孙辈…….如果因为家的选址恰好在这里,我们却要为此多花物业税,这是一项不公平的决定,这并不是我们的初衷。”

肯特夫妇的住宅建于1923年,他们买下后在1982年进行了装修。如今肯特夫妇靠加拿大退休金计划(CPP)、老年金(OAS)和积蓄度日,虽然可以选择卖掉房子、推迟缴纳新税和物业税,但肯特夫妇认为这犹如逼迫他们搬家。

学校税引发抗议

据了解,温哥华300万元以上的住宅,大部分位于格雷岬选区(Point Grey)。该区省议员在5月初曾因抗议者太多无法确保安全,取消了一个针对学校税政策的讨论会。

反对学校税的在线请愿书获得了大约13000个签名。该请愿书上写明了,政府的这种无视收入、财务状况和支付能力的做法,犹如在抢“弱势少数人”的钱。关于这个看法,卑诗省房地产协会副首席经济学家认为,与房屋价值相比,新税不成比例。

他表示,在拥有价值300万元以上住宅的业主中,很少有人付不起税或推迟缴纳。当然他不排除存在特殊情况,政府也应该予以关注。但总的来说,新税是针对富豪家庭,无论这富豪的地位是通过收入还是房屋价值攀升获得的。他补充道“新税波及的业主不到3%,因此对房市的影响不会太大,因为相对于房价来说,新税非常低,即使多年累计,也可以忽略不计”。

卑诗省人财富猛增

根据相关资料统计,目前卑诗省家庭的净财富,在过去40年间增长了6500多亿元。1/3的财富在年龄65岁以上的人手中,5%为35岁以下的人所拥有。换一句话理解,虽然大部分老年人对学校税很担忧,但那是很多人希望拥有的担忧。

某经济学家表示,现在几乎所有年龄段的卑诗省年轻人和租客,都乐见他们的生活水平以那种“担忧”的方式在下降,即他们真的拥有价值500多万元的住宅,在内安居乐业、养儿育女、看电视、下厨做饭,同时也累积了财富。他补充道,即使房市泡沫破裂,房价跌去一半,如果卖掉的话,很多业主仍然可以怀揣几百万元。

不过加拿大纳税人联合会卑诗省主管认为,这些业主只是纸上富豪,学校税基于房屋估价收取,而非实际成交价格,这不公平。

发表评论